133只民企債券違約,僅有6只完成全額兌付,原因。。。。

  • 時間:
  • 瀏覽:1702
  • 來源:生財有書

其中,上述133只民企違約債券中,共有122只債券至今尚無任何兌付,僅11只債券得到了全部或部分兌付,涉及9家發行主體,全額兌付的違約債券共有6只,其中包含4只技術性違約債券,分別是17眾品SCP002、17三鼎03(付息)、16東辰03、18民生投資SCP004。另有2只非技術性違約債券,分別是15中安消、16民生投資PPN001。部分兌付的債券有5只,兌付率在6.98%到30.54%不等,當前均已構成實質性違約。

而在2018年之前,及從2014年第一起債券違約至2017年12月31日為止,共94只民營企業債券違約,違約金額322.32億元,共計25筆兌付記錄,涉及19只債券,合計兌付本息63.22億元,民營企業兌付率為19.61%;共37只國有企業違約,違約金額178.02億元,實現兌付的5只違約國有企業債券共兌付本息13.62億元,兌付率為7.65%。

在國泰君安看來,2018年之前,民企兌付率顯著高于國企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外部融資優勢使得國企在違約時面臨更差的經營情況和更高的負債水平;二是行業分布的不同決定了違約時資產的變現能力的不同。就行業分布來說,國有企業以周期性行業為主,如鋼鐵、煤炭、房地產、有色金屬等行業;而民營企業以非周期性行業居多,如農林牧漁、批發商貿、紡織服裝等行業。周期性出現違約時點往往對應行業景氣度的低點,資產變現能力大打折扣,而非周期性行業相對好一些。

不過,緣何近期民企的兌付率出現了明顯的下滑?

事實上,2018年以后,不少違約民企都或多或少存在逃廢債的嫌疑。國泰君安認為,可能與大規模救助政策之下民企道德風險上升有。現階段大趨勢是政策逐步向民企傾斜,外部助力的增強反而弱化了民企的主觀償債能動性,降低了民企的兌付意愿。

若民企變現資產還債,有可能導致公司核心資產流失,并且即使安全償還,未來融資能力依然會喪失;而不還債,企業同樣是喪失融資能力和信譽,而當前政策兜底的形勢又會弱化不還債對民企的負面效用。因此,當前民企更傾向于將保全資產,最小化自身損失。這也可能使得導致民企清償率顯著下降的原因。

還有康得新、康美藥業這樣的,康得新剛剛創造了百億的財務造假記錄,康美藥業就出現了更讓人窒息的操作,貨幣資金多計了300億,存貨少計了200億,小債的想象力都不夠用了,他們都是閉著眼睛按的0嗎?

猜你喜歡

彩票软件大全2019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