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視覺中國:一個圖片編輯的發家史

  • 時間:
  • 瀏覽:88
  • 來源:生財有書

(共青團中央怒懟視覺中國)

共青團中央直接在微博上點名視覺中國,懟道:" 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

這不算完,許多藍 V 官微的 logo 圖片也被視覺中國標注版權。

蘇寧易購、360 清理大師、鳳凰網科技、新浪游戲、騰訊游戲、海爾、江小白,甚至連百度也躺槍。南孚電池見自己 logo 被視覺中國標注版權,憤憤地說:" 你怕是沒挨過社會南的電擊。"

隨后,知名自媒體人三表的一篇推文《天下自媒體苦視覺中國久矣》引發了自媒體人的強烈共鳴。" 在你筆耕不輟的生涯中,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臨,對不起,有可能是視覺中國提前來打卡。"

網友附議,視覺中國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更有自媒體人詰問,《黑洞吸不進的錢,視覺中國想一口吞下去?》《人類首張黑洞照片,會不會把視覺中國吸進去?》

面對自媒體的口誅筆伐,視覺中國創始人柴繼軍并不慌亂。他說,這些照片很多都是供稿人上傳上來的,已經進行了撤銷版權聲明。對于 " 濫用維權、漫天要價 ",柴繼軍則表示,因為未經授權使用圖片的現象非常嚴重,很少自媒體會主動來得到合理授權。實際上,到視覺中國這里來獲得授權并不是特別高的價格,自媒體也需要逐漸培養起圖片版權意識。

不過幾個小時后,視覺中國官微發表道歉稱,經網友舉報的視覺中國網站關于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經查該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負有審核不嚴的責任,為此深表歉意。視覺中國已對不合規圖片做了下線處理。

但是,很多自媒體人并不滿足于這個道歉。在他們看來,視覺中國更大的問題在于它的商業模式:" 維權獲客、維權創收 "。

這一切還要從 19 年前說起。

2

2000 年,那是中國互聯網蓬勃發展的一年。不過對于已經 36 歲的柴繼軍來說,互聯網似乎跟他并無太大關系。真正讓他憂心不已的是囤在家里的 6000 筒膠卷,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視覺中國創始人柴繼軍)

彼時,柴繼軍是《中國青年報》的圖片編輯,柴繼軍當時的工作就是每天處理全國各地攝影師寄來的照片," 今天來 100 多張照片,但我只能用五六十張。" 剩下的要么扔掉,要么轉給其他媒體同行,再將稿費郵寄給投稿者。期間,他積累了大量的攝影師資源和媒體圖編人脈。

在報社,柴繼軍有一個搭檔叫李學凌,跑 IT 口的。就在柴繼軍生日的 4 月,一次在食堂吃飯時,李學凌盯著柴繼軍說道," 互聯網這幫人就會燒錢,我們做一個不燒錢的、能賺錢的生意吧。"

這句話讓柴繼軍想起家里囤積的 6000 筒膠卷。

柴繼軍身在攝影圈,非常清楚行業需求和痛點所在:圖片編輯每天都缺好圖片,而媒體又在大量浪費圖片。很少有媒體建立自己的圖片數據庫,攝影師和圖片需求方之間單線聯系,缺乏中介服務商,效率很低。

柴繼軍就是要做圖片買賣的生意。

很快,李學凌說服第三個創始人,搞技術的陳智華加盟。陳智華兩周就搭建了網站平臺。同年 5 月,視覺中國前身的雛形—— "Photocome" 網站上線,意為 " 圖片來了 "。攝影師可以將圖片上傳網站,客戶付費后獲得授權下載,攝影師可通過后臺看到下載記錄,然后與網站分成。半年之內就有 1000 多位攝影師上線供圖。

和所有的創業者一樣,柴繼軍他們也希望迅速拿到投資擴展業務。他們甚至還找過雷軍,聽說我們要做賣圖的生意。雷軍說," 你們就老實點,該干嗎干嗎去吧,現在人家一聽到‘互聯網’都惡心。"

最終,柴繼軍拿到了百聯優力(北京)投資有限公司(UIG 集團)董事長廖杰的投資。

說來也巧,那一年,新浪在納斯達克上市。總編輯陳彤說,公司要遵守規范,不能使用盜版圖片。于是,柴繼軍他們上一張,新浪用一張,一個月大概花幾十萬元。正是跟新浪的合作,奠定了中國圖片市場基本的定價、合作等模式。

2002 年,Photocome 已經基本覆蓋全部媒體,開始贏利。新浪曾出價 600 萬元收購 Photocome,但被拒。看到 Photocome 做得風生水起,2003 年新華社開始仿 CFP 的模式簽約自己的攝影師隊伍。

2005 年,柴繼軍從中青報辭職,全心投入把圖片生意做大。同年,Photocome 更名為漢華易美。

6 年后,也是在柴繼軍生日的那個月,U1G 集團將旗下的漢華易美、華蓋創意、視覺中國整合重組,成立視覺中國集團。柴繼軍任集團總裁,著手推進集團的上市,目標是中小板。2011 年,CFP 營收近 3 億元,利潤約 1 億元。

得益于與全球第一大圖庫巨頭—— Getty 簽訂的獨家代理協議,視覺中國在中國市場上發展迅猛,于 2014 年成功借殼遠東股份,登上 A 股市場。

那年的柴繼軍躊躇滿志," 從 2000 年到現在,中國和全球重要事件的影像,我們這兒都有。"

3

柴繼軍所言非虛。

截至 2017 年,視覺中國在中國的圖片版權行業里已經成為了一艘航空母艦,根據其歷年財報顯示,視覺中國一直號稱擁有 " 近乎壟斷 " 的優勢,這個優勢的數字是 " 超過 40%"。

依據這個優勢,視覺中國構建了相當簡單又暴利的商業模式:拿到內容,銷售,最后收錢。

不過漸漸地,這個模式又演變成了自媒體口中的 " 維權獲客、維權創收 "。歷年來,視覺中國所涉及圍繞著作權等侵權訴訟案件達 5583 起,僅 2018 年始至今就已近 80 起(不包括私下解決數目)。

2018 年 4 月,以翻譯外網文章為主營的 " 煎蛋網 " 創始人 Sein 在發文:《被視覺中國索賠圖片版權,很難受》。Sein 表示收到了視覺中國的 " 索賠 " 郵件,稱煎蛋網存在侵權行為,索賠 25 萬元,這還是優惠后的價格。

(張穎發文批視覺中國)

2018 年 7 月,微博認證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發文批視覺中國,稱其有組織地大范圍搜索未授權疏忽使用他們圖片的各種企業,然后漫天開價的要求巨額賠償。通常一個小疏忽一張圖片也不接受刪除,直接索取幾十萬人民幣的天價賠償,要挾企業簽年度合同。

一位有過類似遭遇的公司負責人表示," 在我司的一個在線論壇上,有用戶上傳的圖片有視覺中國的水印,在接到投訴后已將圖片刪除。但視覺中國卻要求一定要購買相關的銷售套餐,不能只賠償單張圖片的費用,不然就向蘋果 App store 施壓去下架我們的 App。最終賠償了一筆超過單張圖片很多的費用。"

一位不愿具名的自媒體人表示,曾在 2016 年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了視覺中國的圖片,隨后對方向其發出侵權函確認函,最后支付了約 5 萬元的金額購買了版權。

侵權轉合作,這可能是很多機構和個人在被視覺中國索賠后選擇的一條路。只不過,這條路是事先被人預設的。

柴繼軍在采訪中曾提及," 絕大多數客戶都會在司法訴訟判決前與我們達成和解,并成為長期合作客戶。"

有人說,聽一個人講話,他不說什么比說什么更重要。

事實上,在視覺中國的利潤里,最終通過法庭訴訟生效判決的金額不超過(所有版權收入的)0.1%。而且,大部分判賠金額都比索賠金額小得多。

當然,他是想通過這一點說明他們并非靠訴訟盈利,但是這恰恰給予了人們視覺中國的訴訟 " 醉翁之意不在酒 " 的直接證據。

早在 2016 年,視覺中國率先在行業內研發了 " 鷹眼 " ——圖片版權追蹤系統,可以迅速發現大量潛在客戶 " 未經授權 " 使用版權方授權視覺中國代理的圖片。

次年,視覺中國的年報提到,通過 " 鷹眼 " 發現的潛在客戶數量較去年同期有超過 84%的增長,通過 " 鷹眼 " 新增年度協議客戶數量較去年同期增長超過 54%。

一切盡在不言中。

4

就在共青團中央怒懟視覺中國的那個晚上,新華社也評論視覺中國:打著版權保護幌子做起生意,怕是不太合理。

被團團和國社點名,柴繼軍今晚怕是睡不好覺了。

事實上,視覺中國的麻煩還不止于此。

2014 年,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登上 A 股市場時,根據借殼時的安排,廖道訓等 10 名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持有的股份有 60 個月的鎖定期,解禁日期為 2019 年 4 月 12 日。其余 7 名視覺中國借殼前的原股東鎖定期為 36 個月,解禁日期為 2017 年 4 月 12 日。

廖道訓等人還作出了一個長達五年的業績承諾:標的資產(華夏視覺與漢華易美)2014 年、2015 年、2016 年、2017 年、2018 年經審計的扣非凈利潤(合并計算)分別不低于 1.15 億元、1.63 億元、2.23 億元、2.77 億元和 3.29 億元。

可是在實際控制人股份解禁前夕,視覺中國卻陷入了多事之秋。

2018 年 10 月,視覺中國發布了三季報,前三季度扣非凈利潤 2.17 億元,同比增長 28.57%。離全年 3.29 億元扣非凈利潤的業績承諾還有一段距離。

一個多月前的 9 月 6 日,媒體發表質疑文章,直指視覺中國 " 為確保明年 4 月解禁前后萬無一失 "," 追求短期業績 ",為了維系與 Getty 的合作,不惜通過巨額收購 500px、Corbis,幫助 Getty 消除競爭對手。

文章發布后,視覺中國股價應聲而落,截至當年 10 月 31 日,已經跌去 26%。一時間,視覺中國市值僅為 166 億。

更詭異的是,就在實際控制人股份解禁前夕,其余股東其實已經開始減持套現了。2017 年 8 月以來,有三名股東已經在大規模減持,前后套現金額超 10 億元。

屋漏偏逢連夜雨,視覺中國的日子并不好過,圖片的微利時代正在來臨。

2016 年 8 月,今日頭條被蘋果 APP Store 下架了,有傳言說今日頭條下架是因為視覺中國的舉報。

(張一鳴)

君子報仇,十年太久。眼下,張一鳴已經悄然加入這場圖片戰爭。國內第二大圖庫——東方 IC 已由上海圖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控股 95%,后者是字節跳動 100% 控股的公司。

攜技術、資本、流量與人力優勢,東方 IC 大有彎道超車的沖勁。此外,東方 IC 及字節跳動大舉推出微利圖庫—— " 圖蟲創意 ",來勢洶洶。

而且,全球第一大微利圖庫 Shutterstock 也已進入中國市場,老牌創意設計龍頭站酷海洛成為 Shutterstock 的中國獨家合作伙伴。

事實上,視覺中國也已察覺到行業微利大趨勢并有所行動。視覺中國此前上線了微利圖片庫,但一直面臨發展障礙,其中最大的障礙在于難以平衡短期逐利與長遠發展之矛盾。

天下攘攘,皆為利來。在行業步入微利圖片時代,在各類競爭兇猛而來之時,這個看上去很美的中國第一圖片公司,不知道能否走出自己的黑洞。

來源:ZAKER

猜你喜歡

彩票软件大全2019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