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快遞公司倒下,還有誰能干得過順豐?

  • 時間:
  • 瀏覽:247
  • 來源:生財有書

盡管如此,凡客為了緩解自身資金危機,還是以兩億元的價格將如風達賤賣了出去。

中信方面接手后,將如風達與旗下另一家物流企業天地華宇進行了整合。

與如風達專注B2C最后一公里配送不同,萬隆華宇主要做公路快運。雙方難以融合,再加上中信當時更看重如風達的估值而非業績,如風達業務一落千丈。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稱,阿里旗下的菜鳥曾在2016-2017年多次提出收購如風達的意象,出價約4-5億元,但中信還想賣得再高點,使得如風達錯失良機。

2018年,天地華宇被上汽全資收購后,中信無奈將如風達賣給了深圳通用物流。

第二次“賣身”價格讓人大跌眼鏡,僅為4500萬元。

更扯的是,見如風達經營困難,深圳通用物流在完成股權轉讓登記后兩個月,突然表示與當初簽訂時情況不同,將終止合同。

據燃財經報道,通用物流還欠著如風達原股東部分股權款尚未結清。

可憐如風達兩次“賣身”,非但沒有迎來發展,反而淪為了資本玩物。

在資本眼中,收購如風達只是為了投機賣個好價錢。一旦喪失了這個價值,如風達便成了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燙手山芋。

2

相似命運的不止如風達一家。

曾被看好有望躋身一線快遞公司行列的全峰也在去年轟然倒下。

全峰快遞起步較晚,2010年才成立,但發展迅速,巔峰期全國網點超5000個,2016年日均快遞件數已達100萬件。

然而快速擴張的背后是日趨混亂的管理。2017年,全峰快遞陸續被爆出寄件丟失、網店癱瘓、員工欠薪等問題。全峰快遞已在全國范圍內累計案件一百多起,涉及金額達到數億元。

2018年7月,法院對全峰快遞強制執行,查封了44輛運輸車及一套快遞自動分揀設備等財產。全峰由此徹底退出。

最近,另外一家二線快遞公司國通快遞的日子也不好過。

3月22日國通快遞發布一紙通告,因虧損嚴重,預計長期處于停工狀態,決定給員工放假,何時復工,等待另行通知。

一時間,國通倒閉的傳言四起。盡管國通辟謠稱只是“轉型”時期的人事調整,并非關停,但業界對其的擔憂并不無道理。

2012年,國通快遞因資金鏈斷裂也被迫“賣身”給紅樓集團。盡管紅樓集團連續5年砸了40億,但仍然未能成功突圍“四通一達”、順豐等頭部公司的行業封鎖。

據悉,2018年,全國約有兩千家快遞公司在開展業務,但是順豐、韻達、申通、中通、圓通、百世匯通、德邦這七家的市場份額已超過7成,大部分中小快遞企業的生存空間正在經受著極大擠壓。

如風達、全峰、國通都是這一現象的縮影,而且它們還都略有名氣,那些默默無聞的小公司倒下了多少,我們不得而知。

3

每年投入近100億,這是京東對物流的投入。

劉強東在多個場合表示過對物流業務的重視。去年10月,京東物流正式開啟個人快遞業務。

這意味著,只做送貨的京東物流要開始收件了,正式加入了與順豐、“四通一達”的業務競爭。

進軍快遞行業的不止劉強東一位大鱷。

今年3月11日,阿里巴巴間接獲得申通快遞約14.561%的股權。與此同時,阿里巴巴還持有百世匯通約29%、圓通近17%、中通快遞約10%的股份。

入股申通,意味著阿里菜鳥已經將“四通”收入囊中。

馬云向來是不吝砸錢的。他曾表示,要將物流成本從目前GDP占比的16%降低到5%,“如果一千億不夠,我們會投資幾千億”。

如今,阿里、京東等資本巨頭對快遞行業虎視眈眈,有人說順豐的日子不好過了。

但其實,順豐背后的資方也個個財大氣粗。

簡單列幾位,元禾控股是一家現管理297億元資金規模的投資控股企業;招商局擁有147年歷史,是世界五百強,也是香港四大中資企業之一;中信資本則是國內最大的跨業央企中信集團的下屬子公司。

事實上,快遞行業已經成為了資本大鱷的游樂場。

阿里、京東、順豐三足鼎立的市場格局漸漸清晰。而像如風達這些沒有資本青睞的中小企業,日子會愈發艱難。

要么有本事抱上足夠壯的資本大腿,要么壯士斷腕走上差異化的轉型之路,如此才有機會贏得一線生機。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猜你喜歡

彩票软件大全2019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