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從視覺中國透視知識產權保護

  • 時間:
  • 瀏覽:89
  • 來源:生財有書

早在2005年,據當時國家工商局不完全統計,國內已有15%的知名商標在國外被搶注,其中超過80個商標在印尼被搶注,近100個商標在日本被搶注,近200個商標在澳大利亞被搶注,五糧液在韓國、康佳在美國、科龍在新加坡相繼被搶注。前幾年蘋果與深圳唯冠的“iPad”商標之爭在國際商界也鬧得滿城風雨。我們要加強保護包括商標、圖片在內的知識產權,但并非要保護這類“空手套白狼”的行為。

激勵創新是首要目的

知識產權制度的目的不是保護知識產權本身,而是激勵創新,維護社會公平,進而推動社會經濟全面進步。恰恰是在達到上述目的方面,目前國內外都存在的一些片面強調知識產權的傾向,這可能步入了誤區,反而不利于實現知識產權制度的初衷。

知識產權制度通常被其贊成者譽之為推動經濟增長和技術創新的進步動力,林肯語錄“專利制度是給天才之火澆上利益之油”成為他們經常引用的對象。然而,創新的根本動力來自競爭,而知識產權保護本質上是一種壟斷,壟斷能夠向創新提供獎勵,但同樣能夠激勵昔日的創新者不是依靠進一步的創新獲得收益,而是依靠壟斷獲取高額收益,從而削弱技術創新的動力。知識產權保護的力度越大,昔日創新者的壟斷收益越高,進一步創新的動機趨向越弱。

在金融創新層出不窮的現代金融市場上,幾乎每種創新金融工具一旦問世,其他金融機構就會立刻模仿跟進,但金融創新的節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軟件、計算機和半導體行業是當前技術創新最集中的行業,但這幾個行業在昔日專利保護相當薄弱的時候,技術創新速度并不慢,目前使用的決定性的技術創新很多都是那時開發的。然而,上世紀80年代美國聯邦法院裁決加強保護軟件專利權后,軟件開發反而缺乏創意了,因為獲得了壟斷權的軟件企業只需要開發升級換代產品就可以獲取豐厚利潤。消費者得到的不再是全新的軟件,而只是某個軟件的第幾個版本而已。

不少研究結果表明,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并未改變創新的數量,只是改變了創新的方向。正因為如此,在當前創新最迅猛的IT、軟件等產業,優秀企業更多地主張“弱保護”。

知識產權不應惡化創新環境

不僅如此,在存在嚴厲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行業中,為了遏制競爭對手,企業有著強烈的動機利用嚴厲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給競爭對手設置障礙,以贏得競爭優勢。特別是發達國家針對發展中國家提起的知識產權之爭,常常被斥為“抽去發展中國家發展的梯子”,發達國家企業常常以“侵犯知識產權”為名為發展中國家的競爭者設置貿易壁壘,這已是眾所周知。

前些年,中國通領科技集團自主創新的專利產品在美國市場遭遇競爭對手濫訴策略狙擊,令人印象深刻。在這起案子中,美國萊伏頓公司和帕西西姆公司六年間在美國輪番上陣,對通領集團發起了五場專利訴訟官司,希望依靠自己身為世界五百強企業的雄厚財力,用訴訟官司的巨額費用拖垮競爭對手。通領集團在美國取得了對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和萊伏頓、帕西西姆公司兩家世界500強企業訴訟全部勝訴的結果,是中國企業在中美知識產權糾紛中從美國法院手中贏得的第一份全勝的判決,但付出了長達六年時間和1300多萬美元巨額費用。

全球最大無菌包裝設備巨頭利樂公司(Tetra Pak)多年打著“專利”的旗號實施捆綁銷售等一系列濫用市場地位的壟斷行為,令后起的企業無法打入利樂掌控的整個供應鏈。直到2007年,才在中國新通過的《反壟斷法》威懾下宣布廢棄這些做法,中國后起的泉林紙業公司才得以走上發展快車道。

特別是在新興產業領域,憑借在技術研發方面的優勢,暫時領先的企業開展大面積專利布局,試圖將所有未來有前途的技術進步都定性為對其專利的侵犯,從而將自己暫時的技術優勢鑄造成為永久的壟斷優勢,這對于創新、技術進步和效率是福是禍?相信不難判斷。

進一步分析,我們可以看到,過分嚴厲的知識產權保護還會惡化創新的條件,它迫使創新者不是把主要精力用于創新,而是用于避免踏上“侵權”的地雷。美國專利項目設置越來越細,過去人們為每份新軟件設置專利,現在卻幾乎為每一條編碼設置專利。這樣做表面上有利于保護發明者利益,實際上極大的阻礙了整體技術的創新。因為這樣一來,無論誰想在軟件領域有所建樹,他都要考慮他所做出的軟件中使用的編碼是否侵犯了他人的專利權。(中新經緯APP)

梅新育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猜你喜歡

彩票软件大全2019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