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etflix、Hulu等流媒體巨頭到韓國TV,誰是國產劇“出海”的大買家?

  • 時間:
  • 瀏覽:4
  • 來源:生財有書

如果說2015年《甄嬛傳》作為第一部被Netflix買下版權的國產網劇,還能讓公眾輿論產生一兩分“國產劇新航海時代”的自豪感,那么到如今,輿論對國產劇全球各區出海的新聞已經見怪不怪。

昨天(10月21日),已經燃燒了一個夏天的《陳情令》出現在了北美流媒體巨頭Netflix官方網站首頁上,信息顯示,《陳情令》將于10月25日在北美、南美和歐洲區播。“陳情女孩”們再次沸騰。

而在這之前,《陳情令》的“航海之旅”就已經開始了。9月底,《陳情令》官方宣布劇集將陸續出口韓國、日本。10月11日韓國電視臺發布《陳情令》首支正式預告片,劇集已于昨天在韓國正式播出,而日本則由版權方Solasia Entertainment Inc拿到劇集播出權,日版《陳情令》計劃將于明年播出。

而更早之前,《陳情令》在國內播出之時就完成了部分海外地區放映,該劇通過騰訊視頻海外站WeTV在泰國、印尼等國家和臺灣地區同步播出。在泰國《陳情令》相關話題一度登頂泰國推特熱搜第一,還順勢達成了泰國粉絲見面會。

展開剩余86%

同時該劇還登陸了美國視頻網站Viki、ODC以及Youtube。《陳情令》結局之時,在Viki上評分達到9.8分,成為評分最高的中國電視劇。

從《陳情令》身上不難看出國產劇“出海”,版權交易地區與路徑正在日益多元化,從Netflix、Viki等流媒體平臺到韓國電視臺、頻道TV等,而劇集出口這種情況本身也在日益日常化,近兩年《瑯琊榜》《如懿傳》《扶搖》《楚喬傳》《天盛長歌》《延禧攻略》等頭部古裝大劇、《都挺好》《抓緊我放棄我》《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小離別》等現代劇集均完成版權出口。

現在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國產劇出口的實際意義是什么,這些進入“大航海”時代的劇集們,除了博得了一個看似榮耀的名聲,到底在劇集播放、版權價格等方面創造了什么價值,或者簡單來講,國產劇出口,是一門好生意嗎?

從Netflix、Viki到韓國電視臺,

到底哪些劇集在成功出海?

近三年來,公眾或許也能感知到國產劇出海比例在逐步增加。這一部分與影視市場發展相關,頭部IP劇集增多,影視內容影響力與傳播范圍增大,引起海外市場注意,影視公司們也因市場內容同質化、受眾審美疲勞等情況急需尋求新市場。2017年華策就率先成立了中國電視劇(網絡劇)出口聯盟,媒體報道,一年左右的時間,該聯盟總營收超過3億。

另一方面則是監管政策利好。2017年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聯合國內影視公司發起“中國影視文化進出口企業協作體”,2018年本該協作體成員公司達到58家。同時2018年年底,監管層宣布將對國家文化出口重點企業的財政扶持再次延長5年,進行財政支持與稅收優惠。

而在政策引導下,國內影視出口額也發生變動,有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電視劇出口總額約為1.2億美元,2017年達到1億美元左右,而近日烏鎮峰會“一帶一路”互聯網國際合作論壇上,愛奇藝創始人、CEO龔宇表示2018年中國影視的出口額約8億或9億元人民幣,而去年中國的進出口總額達到了30萬億元,按出口額計算,影視文化的占比還不到萬分之一。顯然,影視出口還有廣闊的市場空間。

從已經出海的各類頭部劇集來看,國產劇出海處在一個百舸爭流千帆盡的狀態,大家都奔著同一個方向駛去,但是真正能達到目標引起海外受眾關注的作品并不多。如果將出口平臺粗略分為幾類,或許能夠看出海外市場的內容趨向。

海外市場上國產劇的出口平臺一部分是流媒體平臺,即Netflix、Hulu、亞馬遜等具備國際影響力的流媒體平臺,如《瑯琊榜》《甄嬛傳》《白夜追兇》《流星花園》等劇集成功登陸Netflix,《如懿傳》進入Hulu,《長安十二時辰》授權亞馬遜,付費播出。

或者如YouTube這樣的全球性社交視頻平臺,國內華錄百納、華策等影視公司均有入駐YouTube設立專區,優酷、騰訊、愛奇藝等視頻網站也設立了自己的頻道,《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何以笙簫默》《楚喬傳》等在YouTube上獲得相當的播放點擊。

還有一類是如Viki、Dramafever、mydramalist等視頻網站,這類網站相比其他視頻網站,更加聚焦亞洲市場,韓劇、日劇占比更大,如Viki上有大量熱門韓劇與韓綜,社區志愿者對視頻上傳英語字幕以供海外觀眾收看。《宸汐緣》《微微一笑很傾城》《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等國產劇評分都在9.5分左右。

另一個出海途徑則是海外電視臺,如韓國、日本、馬來西亞等各國的各類電視臺韓國有專門的中華電視臺(中華TV)、ChingTV、TVB韓國和武俠TV等頻道。據網友不完全統計,2019年從4月到6月,韓國引進的國產電視劇超過20部,值得注意的是,這其中除了《延禧攻略》《都挺好》《親愛的熱愛的》這類國內爆款劇,也有《聽雪樓》《白發王妃》等這類國內聲量不算太大的劇集。

日本電視臺也相繼引進過《扶搖》《烈火如歌》《擇天記》《如懿傳》《瑯琊榜》等國產劇,一度因為中二感十足的譯名引起國內粉絲注意。

熱度凋零、低價版權,

國劇出海背后的陰影

那么現在需要思考的現實問題是,這些國產劇出海之后,在資本與熱度方面是否取得了效益?

今年《長安十二時辰》宣布將會在Viki、Amazon和YouTube上以付費形式在北美地區上線,這是出海國產劇第一次進入包月付費狀態。國產劇出海時間并不短,但是付費觀看才剛剛開始,不難預想國產劇在版權市場上路途走得艱辛。

有業內人士曾對媒體吐露,國產劇海外發行價格大多都比較低廉。大部分國產劇的海外發行價格在幾百美元到幾千美元/集不等。古裝劇集更受海外市場歡迎,《瑯琊榜》《武媚娘傳奇》等頭部古裝劇集海外售價單集達到幾萬美元,但是這樣的案例并不多。

隨著國內影視出海的數量與質量增加,情況也在發生改變。至2018年,消息報道,部分國內頭部古裝劇集,發行價格能夠達到8-10萬美元/集,《白夜追兇》《無證之罪》等現代劇集完成出海后,現代劇發行價格也出現了增長,優質劇集或許達到1萬美元/集。到2019年《長安十二時辰》付費劇集出現,顯然國產劇在出口發行市場上發展情況在越來越好。

從市場反饋上來講,國產劇出海的光環卻在日益黯淡。公眾已經發現,國產劇出海已經成為一個常態,很大程度上與劇集質量、國內熱度無關,甚至置身海外市場還頻出劇集遇冷的情況。

最具代表性的是2015年登陸Netflix的《甄嬛傳》,為了迎合北美市場觀劇節奏,電視劇從原本76集縮減至6集(每集90分鐘),內容主線上能否保持完整不談,需要鋪墊的宮廷文化與情感糾葛必然大幅削弱。結果也是顯而易見,海外市場對于這種含蓄冗長的宮斗戲難以理解,劇集播映后平臺評分一度跌至2.3分,而觀看受眾也比預想中少。這是剪輯的鍋嗎?事實上,《北平無戰事》《如果蝸牛有愛情》等劇在Netflix播出,雖然未遭受剪輯,但是劇集熱度依舊十分冷淡。

刻板印象中歐美市場對古裝題材更感興趣,但實際上或許并非如此。在國內口碑爆款劇《瑯琊榜》在北美市場上IMDb評分人數剛剛破千。反而《白夜追兇》《無證之罪》等口碑懸疑劇集情況相對較好,但是相比歐美同類題材劇集,依舊顯得冷清。

這種情況的出現,一方面是由于北美市場依舊對標志性的東方電影明星面孔更有信賴感與好奇感,如具備國際知名度的成龍、鞏俐等巨星,另一方面東西文化差異對劇情理解與情感表達產生了一定阻礙,內容沉浸需要時間成本。

相對而言,國產劇在亞洲國家顯得更加火熱《香蜜沉沉燼如霜》獲得第十四屆首爾電視節海外最具人氣獎,《親愛的熱愛的 》在Viki、MyDramaList等視頻網站均獲得了口碑認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韓國中華TV創下了收視新高。

各大市場反饋各不相同,值得高興的是,國內觀眾似乎已經破除了“國產劇出海”的迷信。今年Netflix買下新版《流星花園》的版權時,國內觀眾發出了疑惑的聲音,“Netflix現在這么不挑了嗎?”,出海不再代表資本或者內容上的成功,觀眾有著清晰的判斷,隨著影視市場發展,這種判斷還將越發清醒。

END

【合作 | 投稿 | 應聘 | 加群 | 轉載】

猜你喜歡

彩票软件大全2019下载